烟台微信群

作者: seo 分类: 菲律宾seo培训 发布时间: 2019-07-09 06:35

  对大多数漂在马尼拉淘金的年轻人来说,除了找工作、挣钱之外,另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生活问题,就是找房、租房了。

  除了那些公司包食宿的幸运儿之外,初次在马尼拉租房的人,大部分都不可避免的遭遇过黑中介,无良房东、收取各种名义的费用、扣除各种名目的押金,以及合同陷阱、房子转租争议、押金不退还等等,让人防不胜防!

  然而,这一切骗局,相对于以下这一由热心博友爆料出来的连环租房骗局来说,简直是幼稚园版本的过家家,博友给博牛小编陈述了半天,小编只感慨,菲律宾的套路之深,一切人间奇迹,皆可发生。

  华人小何来马尼拉数年,之前介绍朋友来菲律宾,说有不错的商业机会发展,朋友A来之后觉得菲律宾不错,便定下来在菲律宾长期发展的念头。A在马尼拉打算租房子,开始找中介,然后骗局就这样开始了。

  找到的中介,自称为Grace Kim,韩国菲律宾混血后裔,自称帕塞马卡蒂一带自己有很多很多房源,并且用手机,让A看手机上的户型图片,价位适中,虽然需要租金付一年,但是考虑到帕塞好房一房难求,在KIM的游说之下,便趸交了押金和一年的房租,大概三十万披索的样子。

  接下来相安无事,后来A找朋友何先生帮忙,在马尼拉买了套房子,房子直接买的现房,因此A和KIM还偶尔往来,聊聊关于新房交工后出租的事宜。

  因为经济压力增大,A萌生了在马尼拉找工作的想法,无意间告诉了KIM,KIM说自己的先生在索莱尔工作,负责账房及电投工作,可以考虑让他先生推荐工作,稳定高薪。因为之前租房的体验还不错,所以A傻乎乎的给J交给了自己的护照,还有一笔数万披索的费用(介绍费以及工签代办费,当时言明做满半年后工签费公司报销可退)。

  之后KIM带A去过几次索莱尔,但是每次都是以去了刚好招满或者负责的人事不在为由,带A进行了几次索莱尔免费半日游,A告诉了朋友小何,小何觉得有些不对劲,加之KIM中介曾答应房客A会给房子配一些家具,然后又一个月过去了,A依旧睡在简陋的沙发床上,KIM所给的房东电话永远打不通,只是回复信息,说明天就送过来,明天依旧遥遥无期。

  就在上周末,A在家中意外听到了敲门声,以为是房东送家具到了,惊喜的开门,发现等到的不是送家具的小菲,而是一位陌生的中年女性。

  经过一番巴拉巴拉的互相交流,小A才明白事情原委,她一次性给KIM交给了一年的租金和押金,然而KIM只是租房中介,她所对接的房东中介就是面前的这位大姐,KIM和小A签订的合同一次付清,而和房东中介签的合同是按月支付,撕了11张支票,然后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支票对付的时候,发现被跳票了(通俗讲支票账户没钱,无法兑付),所以房东中介这才找上门,一番对峙后,才知道了事件始末。

  对于这种阴阳合同,小A第一次听说,再一想到自己的护照都在中介手里,小A急忙找来了朋友何先生,加之讨要房费的房东中介,三人去了物业的ADMIN OFFICE。拿到当时租房合同的底件,然后和小A自己的合同一对照,发现才是标准的阴阳合同,而且合同上伪造房东和访客的签名,一模一样。

  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的小A,由何先生陪同,前往小区所在的Barangay(描龙涯,类似国内的街道办事处)报案,菲律宾报案流程,是先从描龙涯报案,拿到报案登记纸后,如有必要,再去警察局立案。在描龙涯办公室门口,遇到了保安聊天,这时候,遇到了嫌疑人的cousin,相互打过招呼后,片刻小A就收到了KIM的电话,询问他们去描龙涯干什么,由此更加重了对于骗局的断定。

  在描龙涯报案后,何先生意外发现了KIM三年前就在描龙涯有不光彩的案底,被人投诉帮人找工作收取介绍费和签证费,和A的骗局一模一样,虽然最后调节撤诉了,但是描龙涯里的记录还是让小A及何先生暗暗心惊,埋藏了三年的骗纸,套路深不可测。

  报案之后,取得了报案材料证明,随后去了贲迪亚社区派出所(Buendia police community precint)和警察递交材料,并且说明情况,警察说可以协助抓捕,只要能找到这个人,可以给警察打电话,他们会来处理。

  接下来就是各种套路和反套路,A打电话给Kim,说自己的房子已经交工了,打算委托KIM出租,让Kim第二天来一趟,签一些协议,把钥匙交给KIM。KIM愉快的接受了邀请,第二天(2018年4月10日)来和A见面。

  第二天风和日丽,小A与何先生在家里等待,到了下午约定的时间,KIM没有露面,反而给何先生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何先生在哪里?何先生机智的搪塞了过去,说在海边钓鱼云云,然后Kim放心的挂了电话,再过两小时,摁响了A家的门铃……

  当KIM看到在门后的何先生,脸色变得极不自然。何先生扣住了房门,接下来就是漫长的谈判,在何先生将描龙涯的报案材料和掌握的几年前的线索都倒豆子讲给KIM听的时候,KIM光棍的承认了,然后就是打开身边的书包,拿出了几沓蓝色的票票(一沓就是10万披索 ),何先生说自己是做小生意的,做梦也想不到其貌不扬的KIM,破旧的书包里有那么多钱,一捆就是10万披索,至少几十捆,像纸垛那样码在书包里。

  另外一个包里,是整摞的租房协议,如果这些都是诈骗而来的租房协议的话,都是按年趸交,那KIM的诈骗金额已经超过千万!

  房子租金押金退给了A,然后Kim又打电话让家佣送来A的护照,然后又从书包里拿出一沓蓝票,要给小A于何先生,让两位保守秘密,何先生的瞳孔不争气的收缩了两下,事后他和笔者说,要是多拿两沓出来,他没准就认怂了,感觉自己辛辛苦苦做十单生意也没有骗纸骗一单来的多,但是他怕自己有钱挣没命花,最后还是选择了给警察打电话。

  知道给警察打电话,Kim一脸幽怨,苦苦哀求放过自己,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还有一堆亲戚等着自己养活,自己要是进监狱,一家都毁了,说到动情处,KIM跪在地上,抱着何先生的大腿,边哭边说。

  警察如约而至,在了解事情始末后,奇葩的事情出现了,警察问何先生和小A,既然损失都挽回了,那就可以完事结案了,他们也可以回警局交代了。

  何先生一脑门黑人问号,WTF?就这样了解了,那之前谈代理小A的房产时,Kim随口说自己往出租了很多房子给华人,都是整年整年的,还说什么某集团的行政从她这里租房子,一租就是十套二十套的,那这些骗下来的钱得要有多少?为什么警察不去查一下呢?而是让他们没有损失就可以和解了?这算是什么执法呢?

  活久见的何先生,还好脑子反应快,说以伪造合同和虚假签名的名义,控告KIM,需要警察带嫌疑人去警局调查,这样大伙儿才一起上了警察奔赴警局。

  因为案件涉及经济纠纷,随后,接警处理的警察开车将双方带到了Pasay station investigation and detective management branch(帕塞市调查局)。在这里,KIM拨通了一个电话,随后不久来了一个白色上衣的中年男人,再与警察沟通了一番后,警察便说目前还需要更多受害人指证,在没有更多证据的情况下,还需要再去小区进行相关调查云云,然后,KIM就大摇大摆的从受害人面前扬长而去,跟着白衣男人,消失在调查局门外。

  奇葩的法律制度,奇葩的菲律宾社会,当个体在菲律宾生活的够久后,种种人间奇葩奇景皆可亲身目睹。

  何先生一瞬间气的浑身发抖,偏偏看着苦心抓来的嫌疑人,如此从容不迫的离开,带着无数人的诈骗钱财,带着华人对其无可奈何的愤懑,带着有恃无恐的张扬……

  何先生找到博牛社区,将其掌握的证据一一提供,考虑到诈骗犯的支票已经跳票,应该是骗纸的账户已经出现危机,为了避免让此诈骗嫌疑人在捞足钱财之后消失,需要更多华人朋友,将她的相关诈骗过程以及资料转发给自己的朋友,希望能够借助博牛社区这个菲律宾华人门户,找到更多租房受害者,共同出面指证,让这个游走于华人社会的系列诈骗犯,能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

  如果您身边有稀奇的事,开心的事,气愤的事,欢迎给我们提供新闻线索,或者博牛社区发帖吐槽,谢谢!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