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火影忍者》原画师_高清图集_新浪网

作者: seo 分类: seo工具 发布时间: 2019-07-03 14:19

  我叫黄成希,2012年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我前往日本进入日本动画行业,后成为《火影忍者》动画系列的主力原画之一。六年后,在2018年7月的《火影忍者》续作《博人传》中,我有幸成为第65集的单集导演,也是《火影》系列开播以来第一位来自中国的单集导演。靠着脚踏实地的努力和运气的眷顾,我用了六年时间完成这个目标。

  二十年前,日本著名动漫IP《火影忍者》系列漫画首次发行。四年后,系列动画也在电视上播出,风靡全球,吸引了一大批热血少年。在岸本齐史笔下的忍者世界中,每一位年轻的忍者都在开拓着属于自己的忍道。对于我来说,用这么长时间去讲好一个故事让我十分敬佩。业界前辈们也用行动在告诉我,比起嘴上说着梦想,用长年的行动和作品去证明,更加实在。

  我的童年时期,应该和大部分同龄男生一样,从《龙珠》开始,之后是《中华一番》、《数码暴龙》、《百变小樱》等等,动画电视几乎充斥了我的生活时光。这是我小时候收集的亚古兽,保存至今。从初中我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火影的动画开始,走进了火影世界,满心期待地等待每一周的更新已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火影里一直坚信“努力就能超越天才”的一根筋小李就激励了我的整个青春。

  在我五岁念幼儿园的时候,每周三晚上,表弟都要去少年宫上画画班,有“逃离”幼儿园的机会,于是我也一起去了少年宫。从那时开始,学习画画的道路一直延续到现在。我曾在分享会上问过高中的学弟学妹是否想过五年后的自己要做什么,当时举手的只有两个学弟。我的确运气很好,即便没有过人的天赋,我在五岁的时候就因为看了《龙珠》的动画确定了自己想要做什么。

  大学期间对我影响比较深的两位老师都有过海外留学经历,自己在大三时也想见识更先进的动画工业。于是2012年6月底,我刚拿到大学毕业证书,三天后就搭上了飞往日本的航班。因为大四期间都忙于毕业设计,以前的日语基础基本都忘光了。到了日本后,学好语言反而成了头等大事。同时,生活中各方面踩过的坑都不少,让我意识到生活能力各方面都需要快速成长。

  比如租房的时候,中介告诉我是两人间,但我打开房间的时候顿时懵了。这是把一个很小的房子分成五个更小的隔间,每个隔间住两个人,一共住了十个人,我当时已经交了房租所以也只能住下。房间里有个壁橱,正好可以躺下,所以我主动睡到壁橱里,把书和电脑都搬到仅有两平米的壁橱里,像哆啦A梦一样,感觉很有戏剧性。

  刚到日本一年半里,我都在恶补语言能力。为了拿到语言资格证,每天上午去图书馆自学,下午到语言学校上课,借着和保安大叔聊天的机会练习日语,晚上继续去图书馆。回到家里后,在网上搜索关于动画行业界的信息,找相关的兼职工作。当时为了自力更生,我还在一家快餐店里打工,赚取生活费。

  最初来日本时有考虑继续读研究生,但在参观大学院期间,我发现还是比较喜欢商业类型的动画。于是决定直接进入业界工作,在工作中学习。商业动画是个感性和理性相结合的工业,特别是后来做了动画导演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讲好故事,不光是技术,也需要生活阅历。我也不希望自己的作品太模式化,而是体现真情实感。图为朋友来日本的时候我通常都会做陪游,顺便也给自己放个假。

  在网上找了三个月动画业界情报之后,我终于找到了一间中国人开的动画工作室。社长此前就在火影的公司工作。动画工作室位于东京郊外,而我住在新宿一带,单趟车程就要40元人民币,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交通费就不菲,因此为了节省来回的车费和时间,我都是每周周末三天直接住在工作室,到了周一又继续回市里上课。这是我现在新的工作台。

  小时候看动画有个疑惑,怎么每过个五六集,就突然有一集的质量突然一下提高了。进到业界我才知道,因为长篇动画每周都要更新,通常差不多有五集动画片同时制作。动画制作公司本社负责两集,另外的会给固定外包公司。因为本社拥有更完善的资源储备和制作阵容,所以相对来讲质量和完成度都会更高,往往会更多剧情上的高潮集数。这是我小时候的照片,桌子上摆放着我收集的各种周边。

  到了2013年底,我从语言学校毕业,从仅有两平米的壁橱里搬了出来,正式进入动画业界做原画师。因为初入业界,所有的工作都是安件计费,因此不论内容难易,镜头的单价是一样,所以在最初的大半年,我的全职收入比打工时期更低。

  如果画简单的镜头,花的时间短但自己却没有进步。但如果想突破自己去画些有挑战的镜头,可能一个镜头就得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这样的话很可能连房租都付不起。大多数原画师在一开始的两三年相对来讲是最没有生活保障、收入也是最不稳定的。即使是在日本发展的朋友之中,也有百分之六七十最后也会选择去收入与工作时长更稳定的游戏公司。

  虽然当时生活较为拮据,但我目标很明确:不论收入如何,得保证质量,在业界把名声打好。2015年,我遇到了《火影忍者》的演出山下宏幸,厚着脸皮给他自己所有的联系方式。幸运的是后来受到他的邀请,我从2016年到现在,一直在他身边学习。大学时代因为想研究动作戏开始学咏春,这也为我现在动作设计提供了很多灵感和理论知识辅助。

  在山下老师身边学习了两年后,2018年初,我获得了续作《博人传》65集的演出机会。从一个原画师转变成单集导演的身份,比起艺术造诣,考验我的更多是理性整体管理把控能力,除了设计演出与分镜,还需要统合各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有限的时间和预算迫使我另辟途径寻找了世界各地的年轻原画力量。因为有了他们这群新鲜血液的加入,才让这一集能顺利完成,得到大家的认可。

  我工作的桌面上,一直摆放着家人的合影。回顾我5岁学画到进入动画业界以来,非常感激父母一如既往默默地支持我,没有给我压力。2013年,我父亲得了一场大病,心血管堵塞做了大手术。但母亲怕影响我工作,一直到我父亲手术完恢复了意识,母亲才告诉我这件事。这也让我深刻理解到了,现实人生比漫画故事更复杂,除了眼前路,还有身后身,我开始去思考自己作为成年人该有的担待。

  一方面希望自己多陪伴在父母身边,另一方面希望自己能成为桥梁,我逐渐开始接触国内的工作。一边保持在日本学习,一边回国磨练,过上了“两头跑”的生活。不论说多少漂亮话,也不如出作品来得实在。事实上我也会时常焦虑,绝望,所有正常人都会有的负面情绪,今后肯定会有扑倒失败的时候,我唯一能保证的只能是我还会爬起来继续走,我想这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谢谢观看本期故事!欢迎您“顶”或发表“评论”。如果你想讲述自己的故事,请发邮件到微博私信@新浪图片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