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005_寄生虫都有那些相似的生活习性

作者: seo 分类: 黑帽seo 发布时间: 2019-07-01 20:45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寄生虫病的流行病学是从群体的水平研究寄生虫病的传播、分布和发展规律,从而制订出防治措施,消灭和控制寄生虫病。寄生虫病多分布在热带、亚热带地区,且虫种繁多。寄生虫病的流行与传播过程是寄生虫由原来的宿主传入其他新宿主的过程,这个过程既是生物学现象,也是社会现象,它与社会经济因素密切相关。

  包括地理、环境、温度、雨量、光照等气候因素。土壤的性质直接影响土源性蠕虫卵和幼虫的发育;疏松、含氧充分的土壤有利于蛔虫卵和鞭虫卵幼虫的发育以及钩虫幼虫的活动;土质肥沃、杂草丛生、水流缓慢的湖沼地区适宜于血吸虫中间宿主钉螺的孳生。气候的季节性变化与许多寄生虫感染有关,主要通过以下几个方面产生影响:

  ① 宿主的生产活动及行为方式:夏秋季节农作物耕种和蔬菜瓜果上市等增加人的感染机会;

  ② 中间宿主或媒介的数量:气候影响中间宿主或媒介的活动及繁殖,如血吸虫和疟疾感染发生在钉螺和按蚊大量孳生的季节;

  ③ 感染力:温度影响寄生虫对人体的侵袭力。血吸虫毛蚴侵入钉螺,尾蚴逸出及对人畜的感染力均与温度密切有关。掌握寄生虫感染季节性变化规律目的在于传播期的防护和在传播休止期加强防治(制) 措施,以便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中间宿主的存在是某些寄生虫病流行的必需条件。我国丝虫病与疟疾的流行同相应蚊媒的地理分布是一致的;无钉螺孳生的长江以北地区无日本血吸虫病的流行。因此,在防治中控制中间宿主和防止其感染是一个重要环节。

  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生产活动和生活习惯直接影响寄生虫病的流行。把寄生虫病置于广阔的社会背景下,作为一个社会相关性疾病来认识和研究,对于本病的防治大有裨益。因为,一个地区的自然因素和生物因素在某一时期内是相对稳定的。对于一些寄生寿命较长的寄生虫,如血吸虫、丝虫来说, 短暂的环境因素改变对其影响较小,而社会环境因素则可随人类的活动而改变,并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自然环境和生物种类,从而影响寄生虫病在人间的流行。目前发展中国家中80%以上的人口居住在乡村,许多地区人畜共居。落后的经济和文化教育必然伴有落后的生产、生活方式和不文明的行为习惯,而许多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寄生虫病的流行都与人类自身的无知与守旧有关。因此社会经济的发展、科学文化教育的提高是寄生虫病防治的基础。那种试图以“劝君服药” 的方式去开辟一个“基本消灭” 的“根据地”,即使暂时可以见效,但防治成果不会巩固。关键在于加强人类自身文明的建设,摈弃陋习,增强防病意识,增强健康的自我操纵机制—卫生行为。

  指有寄生虫感染,并能将病原体传入外界或另一新宿主的人或动物,包括患者、带虫者及保虫宿主。例如蛔虫病的传染源为人;华支睾吸虫病的传染源为人和猫、犬、猪等动物。

  (1) 经口感染:是最常见的感染途径。例如原虫的包囊、蠕虫的感染性虫卵等随污染的食物、蔬菜、饮水的摄入,生吃或半生吃含有囊蚴的鱼、虾、蟹类或含有绦虫囊尾蚴的猪肉、牛肉而经口感染。此类寄生虫病又称食源性寄生虫病(food-borne parasiticdisease)。

  (2) 经皮肤感染:存在于土壤中的钩虫或粪类圆线虫丝状蚴以及存在于水中的血吸虫尾蚴,当与人体皮肤接触后可直接侵入人体。

  (3) 经媒介昆虫传播:疟原虫的子孢子和丝虫的感染期幼虫通过蚊虫的叮咬;利什曼原虫前鞭毛体通过昆虫白蛉的叮咬进入人体。此类疾病称为虫媒病(vector-borneparasitic disease)。

  (4) 接触感染:阴道毛滴虫、齿龈内阿米巴、疥螨等可分别通过性交、接吻、同床睡眠等直接接触;或通过洗浴具、衣物被褥等间接接触而感染。

  (5) 其他方式:包括经胎盘(如弓形虫)、输血(如疟原虫)及自体感染(如猪囊尾蚴、微小膜壳绦虫)等。

  指对某种寄生虫缺乏先天免疫和获得性免疫的人群。人类对多种人体寄生虫,包括人兽共患的寄生虫缺乏先天性免疫。寄生虫感染后一般均可产生获得性免疫,但多呈带虫免疫状态,当寄生虫自体内消失后,免疫力也随之下降。例如疟疾非流行区的人口进入疟区后,由于缺乏特异性免疫力而成为易感者。易感性(susceptibilty) 还与医学网年龄有关。免疫功能受损患者(im munocom promised patient) 易感染某些机会致病性寄生虫。例如艾滋病、免疫抑制剂使用及成隐药物滥用等患者罹患弓形虫病、卡氏肺孢子虫病和贾第虫病等。

  寄生虫病可在人与人、人与动物、动物与动物之间传播。我国的传染病防治法已把数种寄生虫病列为乙类传染病(黑热病、疟疾、阿米巴病) 和丙类传染病(血吸虫病、丝虫病、细粒棘球蚴病)。此外,许多病毒和细菌性传染病也与医学昆虫有关: 例如乙型脑炎与蚊、出血热与革螨、莱姆病与蜱、腹泻与蝇等。寄生虫病的流行特点一般具3个方面:

  寄生虫病的分布有明显的地方性(endemicity) 特点。主要是因为气候的差异,如干寒地带少有钩虫病;中间宿主的种类和分布以及当地居民的生活习俗和生产方式,如我国某些少数民族有食生肉的习惯,因此有猪带绦虫或牛带绦虫病的流行;在畜牧地区,犬肠内的细粒棘球绦虫卵污染食物和牧草,人畜食入后常罹患细粒棘球蚴病(俗称包虫病)。绦虫病和细粒棘球蚴病是我国西部地区的重要寄生虫病。

  如前所述,寄生虫病的流行受季节的影响。虫媒寄生虫病的传播季节与昆虫的活动一致,如间日疟与嗜人按蚊;其次是人类的生产活动和饮食方式因季节而异,多数寄生虫感染好发于温暖、潮湿的季节,如急性血吸虫病多发于夏季。

  许多寄生虫除了寄生人体外,还可在其他脊椎动物体内寄生,对人类造成威胁。这类在脊椎动物和人之间自然传播着的寄生虫病称为人兽共患寄生虫病(parasitic zoonoses)。全球此类疾病约有70多种,已知我国有30多种, 如血吸虫病、肝吸虫病、肺吸虫病、旋毛虫病、弓形虫病等。对于人兽共患病的防治,必须在流行病学调查的基础上,采取人兽兼治的综合措施才能收到稳定的效果。

  寄生虫病的防治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针对寄生虫的生活史、感染方式、传播规律及流行特征,采取综合措施。主要包括:

  ② 切断传播途径:控制中间宿主,对于土源性蠕虫及食源性寄生虫,尤其注意管好粪便和饮食卫生;

  ③ 预防感染:改进生产方式和条件,摈弃不良的生活陋习,对于某些寄生虫可采取预防服药和积极开发疫苗研究。对于经皮肤传播和接触传播的寄生虫病,应注意病人的隔离和病房内衣物的消毒。对于虫媒病则须大力控制媒介节肢动物。

  20 世纪70 年代以来,医学寄生虫学从基础到临床出现了许多重大进展。除了一些传统的研究方法外,许多研究已深入到亚细胞和分子水平。在免疫学方面,单克隆抗体、抗独特型抗体和淋巴因子的研究已被应用到了寄生虫病的基础和临床。免疫学诊断已从方法学移植逐步进入特异性诊断抗原及试剂的标准化;所用的抗原从粗提到纯化,从天然抗原到基因工程重组抗原;从利用抗原检测抗体到利用单克隆抗体检测抗原;从检测抗原蛋白质到检测寄生虫的特异性DNA片段。新方法、新技术的应用为早期诊断、感染度(虫荷) 的估计、现症感染与既往感染的判别以及疗效考核提供了更有价值的参考依据。在分子生物学方面,利用感染血清从cDNA 文库中已筛选出许多重要寄生虫的候选疫苗基因,在体外得到了表达,初步抗感染实验取得了可喜的结果。在寄生虫分类学方面,分子分类弥补了传统的形态学分类的不足,所用的方法有限制性片段长度多态性(RFLP) 分析、PCR单链构象多态性(PCR-SSCP) 分析和DNA

  测序、生物芯片技术等。例如原属于寄生性原虫的卡氏肺孢子虫根据DNA 序列分析已被归属于真菌。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施和完成,血吸虫基因组和疟原虫基因组测序的完成将为人类重大传染病和寄生虫病的防治带来突破性进展。在流行病学方面,经济的繁荣、社区医学和包括家庭护理在内的初级卫生保健的兴起和发展将对传染病与医学全.在线寄生虫病的流行模式产

  我国在防治五大寄生虫病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继上世纪五十年代基本消灭黑热病之后,经过30 多年的防治,我国已向WHO 宣布,丝虫病在中国已达到传播阻断或基本消灭标准。疟疾病例自八十年代以后逐年下降。日本血吸虫病在建国前后流行于长江流域及其以南12 个省(区),危害十分严重,目前已有70%以上的原流行区达到了消灭或基本消灭的指标。但我们也应清醒地看到,虽然我国社会经济和文明有了很大发展,但寄生虫病仍然是危害人民健康和阻碍流行区经济发展的严重问题。疟疾发病率虽连年下降,但传疟的蚊媒依然广泛存在,加上人口的广泛流动和恶性疟抗药性的增加,近年时有局部流行;血吸虫病近年在某些原已控制的地区死灰复燃,急性感染时有发生,洞庭湖、鄱阳湖等广大湖沼地区与地形复杂的山区流行仍很严重。除了吡喹酮用于传播阻断之外,疫苗的研制与开发距实际应用尚有很大差距;丝虫病虽被维持在传播阻断状态,但由于传病蚊媒未能控制,其威胁仍然存在。除此之外,对部分地区的抽样调查表明,我国人群肠道寄生虫的感染相当普遍,儿童感染尤为严重。在建国后的前五十年中,由于财力和技术力量的限制不得不集中力量防治五大寄生虫病,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国力的增强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新世纪对食源性寄生虫病、土源性寄生虫病和机会致病性寄生虫病等的防治将是我们面临的第二大战役。目前食源性寄生虫病如华支睾吸虫病,并殖吸虫病、姜片吸虫病、细粒棘球蚴病、带绦虫病、猪囊虫病和土源性寄生虫病如钩虫、蛔虫等均被规划为重点防治的疾病;一些机会致病性寄生虫病如弓形虫病、卡氏肺孢子虫病、隐孢子虫病等也因艾滋病的流行逐步受到了重视。应该认识到,我国仍是以乡村人口居多的农业大国,寄生虫病防治工作仍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只有进一步改革开放,加快经济发展,加快农村城市化建设进程,将寄生虫病的防治纳入社会发展的规划,才是控制乃至消灭我国人体寄生虫病的希望所在。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我国广大农民富裕之时,才是寄生虫病消灭之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