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爱你千百回简谱_港式粤语和广式粤语语音上的区别具体有哪

作者: seo 分类: seo基础 发布时间: 2019-07-01 10:42

  本人广州土著,粤语是母语。不过大学之后一直有同学说港式粤语很好听blahblah的也有人问广式和港式的区别在哪。 说实话我个人无论在电视电影或者是在香港的亲身感受是,好像没什么区别。懒音问题也不是香港才有,基本上年轻一辈说话都带点懒音。 网上有人说港式偏软,广式偏硬。这一点基本上没怎么感觉的到。 所以想问问除了一些词汇、习惯上的区别,真正落实到语音上的区别在哪?我意思是发音而非语调。

  語言本身是不斷變化發展的, 省(指省城廣州)港兩地的粵語也不例外. 在變化的過程中, 部分音位會有數種不同的語音體現, 通俗地說就是同一個音, 不同人讀起來發音不同, 當中某些可概括成新老派差異.

  這些不同的發音, 多數在省港兩地的粵語都可以找到, 但是所佔比例可能略有不同, 再結合用詞習慣, 語氣語調與字音標準等, 共同造成了省港兩地粵語有別的印象.

  其實省港兩地不同年齡, 籍貫的人, 同年齡的人, 甚至同一個人在不同時間講出來的粵語語音可以有各種語音差別,

  所以不存在某種發音只有香港人這麼說, 廣州人不會這樣的絕對結論

  以下是我對現時省港兩地母語者的粵語口語中, 與1998年出版的廣州方言詞典採用的

  , 如索讀saak3/sok3, 指示代詞呢讀nei1/ji1/ni1之類的內容. 對於兩地粵語的實際發音, 全憑個人在生活形成的

  而來, 其中包括兩地朋友的對話, 以及電視節目中的對白. 請各位不吝賜教, 補充指正. (下文除了用斜杠, 方括號或者特殊註明為IPA,即國際音標, 與普通話拼音外, 其餘拼音皆為粵拼.)

  ---------------------------------------------------------------------------------------------------------------------------

  早時廣州城內音陰平調55(高平)和53(高降)是用在不同的詞性上的, 如名詞更傾向於55, 其他詞性更傾向於53, 此外小稱變調(如今晚(5-1)的晚字)只讀55. 後來廣州逐漸混淆, 有變成連讀變調的趨勢, 即單念陰平讀53, 兩個陰平讀55-53, 陰平在末尾一般念53. (如: 冰53, 冰55川53, 四33川53). 同時小稱變調不受此影響, 依然讀55.

  香港的情況大體類似. 此外在陳述性的語氣中更傾向用55, 但是日常對話依然有53的存在, 個人感覺是以上面連讀變調和自由變體共同出現的形式較多. 同時存在個體差異. 所以我不同意香港粵語陰平沒有53這個調值的說法, 因為很多老一輩的香港人, 上世紀40-50年代移民香港的, 他們說的廣州話和廣州老人說的語音差異微乎其微.

  此外有些香港人在說普通話時候, 有把普通話的第一聲讀成像第四聲的, 也足以證明這一點. 如曹仁超的普通話採訪中, ...香港的經濟剛剛... 剛剛上去..., 讀作[ɕaŋ⁵³.kɔŋ³⁵.(ɰə̆)³³.

  .kɔŋ⁵⁵.kɔŋ⁵⁵.kɔŋ⁵⁵.kɔŋ⁵³.ɕjaŋ¹³.tɕʰy³³].

  現時廣州和香港的年輕人其實都已經不太分了, 中老年人混同的也不少. 但有一點, 標準城內音原讀l聲母的字不會變成n聲母, 只有n聲母的字會變成l聲母. 此外唱歌的時候會更傾向區分n/l聲母, 但唱歌時也分不清的人很多, 包括80-90年代的粵語歌也如此. (可參考蔡楓華的倩影, 當中你字的聲母n/l交替出現, 每次聽到都忍不住吐槽.)

  在上世紀初時, 城內音n/l聲母應該分得很清楚, 大體和普通話分法類似, 除了個別字, 如粒讀nap1, 弄讀lung6等. 後來因為上世紀戰亂和經濟發展等因素, 人口流動頻繁, n聲母歸併到l聲母的順德/番禺等地的人到了省城和香港, 逐漸把這個特點帶入廣州和香港的粵語中.

  下圖為詹伯慧主編的珠江三角洲方言調查報告之三 - 珠江三角洲方言綜述中的方言地圖, 以供大家參考:

  此情況只發生在韻母為o/ong/ok的音節中, 歸併的結果是, 歌/戈, 港/廣, 角/國, 抗/礦同音, 而家/瓜在省港兩地則不會混同. 廣州和香港的年輕人都不太分, 主觀印象中廣州的年輕人分的比例可能稍微大些, 比如廣州有75%的人不分, 香港有90%的人不分. 同時主觀印象中, 中年廣州人分的比例比香港大些, 老年人差不多. 造成此種歸併的原因我不太了解, 望大家告知. 廣州有一部分城中村的口音似乎很早就歸併了, 番禺有部分地方似乎很早已經發生這個音變, 從化粵語似乎也有類似的變化.

  混同的兩種結果: 1. 原城內音的此兩母都讀零聲母, 或 2. 原城內音的此兩母混同都讀ng-, 或者ng-和零聲母以自由變體形式共同出現.

  城內音原本的分法是, ng-聲母一般只和陽調搭配, 如粵拼的第456調, 即陽平, 陽上, 陽去, 陽入調, 除了個別口語字, 如啱(對之意), 讀ngaam1. 零聲母嚴格地只和陰調搭配, 如粵拼的第123調, 即陰平, 陰上, 陰去, 上陰入, 下陰入(中入).

  和n-併l-的情況類似, 在早先已經有部分地方混淆了這個兩個聲母. 比如順德和番禺只讀零聲母, 又比如西關只讀ng聲母. 粵語流行歌中, 這兩個聲母對應的字, 也全部發音成ng-聲母.

  主觀印象中, 香港年輕人只讀零聲母似乎更多, 廣州年輕人只讀零聲母/只讀ng聲母/自由變體則似乎都有, 以自由變體為主. 香港中老年人的情況不太瞭解, 然而廣州的老年人也有都讀ng-, 或者自由變讀的情況出現, 這大概是因為西關音的影響. 相信香港中老年人的情況, 可以結合香港年輕人和廣州人的情況來推測.

  例: 百(baak3)讀若八(baat3), 橙(caang2)讀若鏟(caan2), 港(gong2)讀若趕(gon2), 香(IPA: /hœŋ/)讀若[hœn], 英(IPA: /jeŋ/)讀若[jen].

  在主流語音中, 百讀若八, 橙讀若鏟, 偶發於廣州年輕人(主觀感覺10%~30%), 在香港年輕人卻相當普遍(主觀感覺70%~85%). 而港讀若趕, 甚至香讀若[hœn], 英讀若[jen], 在香港年輕人不算很普遍, 大概在20%以下.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 可能是因為49年以後香港粵語在其他粵語次方言和其他方言互相影響而成的結果. 同時順德和番禺的粵語也有英, 榮等字的韻母讀[-eȵ]的現象, 但是現在最主流的變化卻是百八同音. 望瞭解有關方言者告知詳情.

  下圖為詹伯慧主編的珠江三角洲方言調查報告之三 - 珠江三角洲方言綜述中的方言地圖, 以供大家參考:

  在兩地年輕人中, 主觀印象有超過95%的人發生了這個歸併. 甚至如果讓他們聽到吳(ng4)先生的ng音時, 他們可能會覺得是鄉音. 同時廣州的老年人有一部分人對立, 另外有一部分人自由變讀(m依然只讀m). 此外, 增城, 從化, 斗門上橫, 開平, 恩平, 東莞莞城的方言調查只有m一個聲化韻, 台山的方言調查中顯示ng和m這兩個聲化韻是自由變讀, 歸入同一音位. 個人推測是二者聽感差異小, 同時由於m̩音只有一個字, 所以容易發生歸併.

  在清末時, 粵語還有兩套噝音聲母, 在韻書分韻撮要和部分香港地名的英譯皆可見, 然而上世紀初已經合併為一套.

  主觀感覺: 這三個聲母在廣州主流發音中, 被動發音部位是齦到齦後, 主動發音部位是舌葉, 舌面不拱起, 無舌下腔. 部分人在拼前高元音/i/, /y/時, 發音部位更靠後, 接近/ɕ/.

  比起普通話, 聽感比較沒那麼尖, 介於普通話的s和x之間.

  在香港主流發音中, 情況相類似. 不同的是部分人在拼圓唇韻母時, 發音部位會更靠後. 拼圓唇韻母使/ts/, /tsʰ/, /s/的發音部位變後, 而非拼前高元音偏後的情況, 在廣州的年輕人中似乎也存在一定比例.

  極端的情況是, 香港一部分年輕人, 尤以女性居多, 在/ts/, /tsʰ/, /s/拼圓唇韻母時, 實際部位和英語的顎齦噝音(palato-alveolar sibilant)幾乎一致. 如做字讀若英語的joe(忽略清濁). 語音上有如下特點: 1. 聲母的圓唇勢很強, 廣州主流發音除了拼前高圓唇元音以外, 聲母都不很圓唇; 2. 舌面拱起; 3. 有舌下腔(sublingual cavity). 這種發音趨勢個人私下稱之為港女音(no offense, 和北京的女國音差不多一個原理). 具體可參考吳雨霏在明知做戲的發音, 此歌中部分噝音聲母拼上圓唇韻母後讀得和英語的顎齦噝音幾乎一樣, 然而也有部分噝音聲母拼上圓唇韻母後並不像英語的顎齦噝音.

  --------------------------------------------------------------------------------------------------------------------------------------------

  寫到這裡估計沒什麼人看了吧... 謝謝耐心看到這裡的人. 以上七點是本人對兩地粵語語音系統性差異的概括, 回頭再想到什麼或許會補充.

  此外個人不贊同懶音這個有主觀色彩的詞彙. 語言是不斷變化的, 而且這些音變不能籠統地歸因於懶. 同時今日的標準音, 比較清末分兩套噝音的廣州話, 如用這套邏輯也可稱為懶音. 對於語音和詞彙的變化, 竊以為更應該用客觀的態度看待和研究.

  --------------------------------------------------------------------------------------------------------------------------------------------

  三saam1 碗wun2 细sai3 牛ngau4 腩naam5 面min6

  韩国人唱粤语歌,咬字准确率85%以上,IU - 《喜帖街》(原唱谢安琪)IU - 喜帖街

  汉语里面有两种经典的懒音,一种是n/l不分,另一种容易被忽略的是f/h不分,

  读成恨han 觉gaau。但在其他方言就很常见,例如有些外省朋友会把“湖hu 南nan”读成“芙fu 南nan”,把“光guang 辉hui”读成“光guang 飞fei”,把“回hui 家jia”读成“肥fei 家jia”,把“非fei 常chang”读成“灰hui 常chang”。

  ,读成蓝laan 人jan。(两种粤语均有懒音)如今广州的连轻人真的发不出/n/音了吗? - 知乎用户的回答

  ,读成保bou 通tung 话waa。(通字也会懒成dung,整个词语非常类似煲bou 冬dung 瓜gwaa)

  病毒音是由于香港学者何文汇力求以宋代《广韵》反切出粤语读音,为之正读,获得香港广播媒体的支持,但是这不一定是对的,这种正音运动令媒体粤语播音与香港民众实际发音有所脱节,故称为病毒音,病毒音不能完全代表香港市民的真实发音

  2.1.广式粤语读购kau 买maai,港式媒体粤语读购gau 买maai,同理广式粤语读机gei 构kau,港式媒体粤语读机gei 构gau。(广式粤语中,只有够字才读作gou,如足zuk 够gou)

  2.2.广式粤语读索sok 取ceoi(广式粤语中索字任何时候均读sok),港式媒体粤语读索saak 取ceoi。

  2.3.广式粤语读使sai 用jung,港式媒体粤语读使si 用jung。(使字是多音字,如词组使命,广式港式粤语均读作使si 命ming)

  2.4.广式粤语读厨cyu 房fong,港式媒体粤语读厨ceoi 房fong。

  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习得粤语,但有些发音没有经过反复训练,容易跟普通话发音混淆而不自知。

  B.广州以外的广东人,可能受本身家乡话影响,有些字词发音不到位或直接发错而不自知。

  地域音在当地是正确的,日常使用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用标准粤语来作为参照,则是错误的发音。而且

  在某一个区域大量人群都这样读才算地域音,假如大部分人读A音,少数人读B音则反映B音是个体化的错误读音。常见以下例子:

  广式粤语较多普化音,受到普通话推广的影响,新一代年轻人越来越读不准发音了,而且用词很多贴近官话书面语,例如以前说“影相”“相片”,现在本地电视台的人读“拍照”“照片”,很可悲。

  【极速炼成粤语拼音,点击:全新粤语拼音速成法(611次声调辨析) - 荷达的文章 - 知乎专栏】

  广式粤语,也就是广州话在发第一声的时候,很多时候(非全部时候)调质不是5 5,而是5 3。即有点向下降的趋势。但香港粤语基本没有5 3的调质。(见图)“分”字除了黑色的一横,还有灰色的53调质标记,也就是广州音的调质。本人觉得这个也是广州话听起来没有香港话阴柔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本人(广州人)和HK人聊天的时候,HK人告诉我,他觉得我们之间说线%都是一样的,但和某些其他广东23线城市的差别则更大,例如一个珠海的他说是80%一样,有带点“乡音”。但广州本地人和hk本地人粤语的差别线调质的,可能只有我这种有研究过的人才会觉察。说话快的时候就都感觉差不多。HK人告诉我那5%的不同觉得主要是“有些terms不一样”(引用他的话,hk人爱夹英文)。就像楼上说的某些东西的说法不同。因为广州毕竟还是在party的领导下,有很多“terms”会收到影响。如,“空调”,在hk会倾向说“冷气机”等,但在广州也有人说冷气机的,因为有受长期看TVB影响,只是不一定会用到那个说法。

  另外一个不同点就是人的语气,大陆人说话好像都要比hk、台湾人彪悍一点。所以我觉得hk男人说话更加阴阳细气。有点我们看台湾电视里的男人说话的感觉。不够男子气。但这个就不是语言发音用法本身的问题,是一个地方人的习惯问题了。

  认真睇完@Ghauhnom Mrah嘅回答,呢度有几点想同答主分享一下。首先第五点,关于“百”同“八”嘅问题,其实好少人会将“百”读成“八”,亦都好少有人将“八”读成“百”,常见嘅情况係,将两个字都读成“baa3”,导致将两个字发成同音,其实一个係发音位置不够后,一个係发音位置不够前,都係两个字嘅归音都唔到位所致,不是归并。

  第六点里面提到关于ng同m嘅问题,我认为唔係因为听感差异细而导致嘅归并,而係因为ng的发音相对困难,喺某啲语流情况下容易导致语流不畅,因此某种情况之下,ng需要语流音变为m。例如“五”字,一般情况下发“ng5”问题唔大,但係当同闭口音连读嘅情况下,例如“十五”,就会导致语流不畅,因此当ng前面遇到闭口音时,就会语流音变成m。但係而家即使唔係同闭口音连读,大部分人都会将ng读成m,个人认为呢个係语流音变走向历时音变嘅过程,相信不久将来就会归并为m。但係目前,“五”嘅正确读音仍然係“ng5”。

  第一点反对“香港粤语”没有阴平降调我是赞同你的,所谓“香港粤语”其实就係广州话,就係以广州西关音为标准音嘅粤方言。只不过经过时代洗礼,两地文化环境不一,导致语音表达稍有不同。而53调,其实喺而家嘅香港同广州都已经式微,唔係无,係已经逐渐式微而已。言归正传,阴平调嘅高降,係为左增强语流对比同区别同音语义嘅产物。唔太同意答主线嘅讲法,因为有好多名词喺语流中都有53调嘅使用,例如“特种兵”、“军人”、“白云山”、“洗衣机”当中嘅“兵”、“军”、“山”、“机”都係53调。而答主举例嘅“冰川”同“四川”嘅“川”作为名词词性也是读53调。另外动词一般更倾向于53,例如“攻”、“敲”、“开”等。讲到区别同音语义的话就再举一个例子,“诗人”同“私人”,“诗”“私”同声韵调,“诗人”嘅“诗”读55,“私人”嘅“私”读53,固定使用以区别语义。

  另外,虽然我都认为,唔可以用“懒音”二字去概括所有错误嘅发音现象,但係纠正错误嘅发音现象唔係“主观色彩”。错就係错,岩就係岩,唔係怕有人知错唔改,最怕有人错也不自知。点解话有对有错唔係主观,因为有字典可循,仲有不断更新嘅版本,绝唔係好似香港某专家咁去翻《广韵》鸡蛋里挑骨头。推荐两本广州话字典,一本係老版本饶秉才老师嘅《广州音字典》,一本係新版詹伯慧老师嘅《广州话正音字典》,呢两部字典作为电台电视台从业人员嘅使用字典同高校相关专业嘅辅助教材,其权威性应该相当高了。

  以前嘅人信息匮乏,口耳相传无所研究记载,如今有专家有学者,个人认为不可再放任自流。我承认语言係会不断改变,但係改变有变好,亦都有变坏,不可一概而论。对于将ng读成m这种利于改善语流流畅度嘅语流音变,即使有一日佢经历历时音变归并为m,我都觉得理所当然。但係如果係因为唔识字而乱读(匮读gwai6很多人唔知然后衍生出多个错误读音)同埋因为自己口腔懒惰令到字头无力字腹不圆字尾不到位嘅发音错误,我觉得应该话比佢地知正确读音以及加以纠正。特别係当我听到有人国读成各,广读成港,真係想打人!粤语係粤文化当中不可或缺嘅瑰宝,粤语环境越来越严峻嘅今日,必须加以重视。

  最后,感谢@Ghauhnom Mrah参考了刘玉萍老师嘅《实用粤语播音主持语言基础教程》,她是我的恩师。

  本来想係佢下面评论,但殊不知到发送时先知道评论唔可以超过1000字。好吧,发喺呢度同大家分享。欢迎交流,期望指正。

  就好像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这个世界上的任意两个人讲话都是不一样的,但是这种区别是否达到能够上升为两种语言的区别,两种口音的区别,就见仁见智了。

  用词的区别有明显,这个是由生活环境,习惯等各种地域因素而导致的。广州人使用粤语和香港人使用粤语,在现实情况和市井生活上来看,还是有些分别的。以下主要讲发音趋势。

  1.懒音:两地居民都有,年轻人比年纪大的人更严重,香港人比广州人更严重。这种懒音的存在,不单单是我们常见的N L不分,和ang ng不分,已经发展到入声的k和t不分。比如“八”“百”,“落”等。年轻一代的香港人更容易有懒音,并把k的入声读成t。比如“落”,lok,以k结尾,就会读成lot,t结尾。而广州人,包括广东人,入声清晰,咬字清楚,抑扬顿挫,可以更加清晰地把原因发出来,当然,这个都是相对而言。

  2.声调:粤语讲求九声六调,除了p t k的入声以外,粤语还有6个声调。广州人可以更加清晰的把6个声调区分得出,并且在日常交谈中保留原音,但是年轻一代的香港人声调变调有点严重,有些声调不能很好的区分,[A] is for Alcohol

  以上这个视频是一个香港长大的鬼妹(本源自youtube),语音语调香港化,可以比较典型地代表香港年青一代,特别是比较潮流的后生仔女的发音现状。粤语中的1-6声,其中3和6声是很接近的,2声和5声是很接近的,有时候年轻香港人就会把这几个声调混在一起,区分不出。当然,这个不是说是香港人的专利,严重程度和存在程度也只是相对而言。不过有点是香港年轻人独有的,就是句子的升调明显,有时候感觉整个说话的状态要比广州人高一个key,尾音也喜欢提高,特别是香港的年轻女生。总体而言,感觉声调的区分上,年轻的香港人较弱,但是也导致了他们的说话更modern,听起来更悦耳,有点像唱歌一样,也比较欢快。广州人更加高低分明。还有就是,粤语1声,有高降和高平两种读法,年轻香港人好少会读高降,广州年轻人还是保留很大部分的高平高降(视乎句子的语气)。香港老一辈的高降也明显没有广东地区多。所以广州人讲说更抑扬顿挫。

  3.音质,即由发音部位定:有知友提过,广州人说话更“市井”,香港人更“现代”。香港人发音,总体发音震音部位,在喉咙较浅处,而广州人,广东人的发音,就靠近喉咙更深。这个应该也是最难练习模仿的。就好像读英语的时候,美式英语发音非常靠近喉咙深部,鼻音胸腔共鸣明显。但是相对广州人,香港人区别没那么大,香港是总体偏前,广州人是相对偏后,女生比男生偏前,后生比老人偏前。所以香港人讲话更加情况,高音,温柔,顺畅,广州人讲话更加有力,粗沉,庄重,所以有知友觉得广州人说广州话更加显历史人文素养沉淀。这个也是相对而言的。

  4.语速:香港人普遍快,一个句子当中的重音,重读少。广州人说话相对慢,句子当中的很多形容词,副词,动词,名词,根据语境和需要,经常和重读,拉长,也导致了说话更加抑扬顿挫。

  以上的1,2两点,都是对是在使用期间,对语言的不正确掌握,然后香港人相对严重些,年轻人相对严重些。第三点,感觉是由于语言发展的自然规律导致,毕竟两地隔开,香港口音吸收了更多的方言,英语,两地居民的生活方式,习惯,都有不同,慢慢导致了3,4的区别。如果看回香港老一辈的人发音,粤语长片,那时候的香港人发音还是非常靠喉咙深部,语速慢好多的。

  香港目前最有代表性的发音方式,估计就是媒体声音,TVB新闻,其实TVB播音员在读音上面,也会犯到我上面所说的2的错误,就是1-6声当中,有时候几个音混在一起,或者变音,尾音变调,变高的情况出现。而且他们采用所谓“正音”,这个不作讨论。不过,总体而言,还是非常悦耳的粤语,因为官方,温柔,平和。相反广东的电视台,广州的电视台的主持人发音就会感觉“市井”。

  但是,广东的电台的DJ发音,声音质量,又非常好。如果话,香港普通人的发音,要比广州普通人的发音更舒服悦耳(仅从音韵学的角度出发),那么广东,广州地区的电台DJ,特别是男DJ,可能他们的粤语听起来会比香港的确的男DJ更舒服。原因就是第三点:发音部位。广东这边的发音靠后,磁性更强,声音更充实。香港的相对偏“轻,浮”,如果在普通人身上算作优势,但是放在DJ身上可能是劣势。不过这更多是个人偏好,女声的话,可能更多人喜欢香港那类糯软的轻柔的女声。

  当然,以上的区别都是“相对而言”,不是绝对的。不是说,香港人一定怎么样,广州人就一定怎么样,都是相对。而且,其实区别很细微,如果不是粤语使用者,或者不留心,很有可能都从来没往这些方面思考过。所以,如果是要学粤语的朋友,没有必要纠结哪个是哪个,这样就舍本逐末。

  两地口音同化已经很厉害了。我只能说,口音方面,在年轻人之间非常非常相似。反对香港多懒音的说法,就算广州年轻人懒音也是一大把。比如说「啱」「我」这些字,已经很少听见发后鼻音了…(但是我有听过一个说法,发不发后鼻音是西关音和东山音的区别,不知是否真实)现在广州的年轻人说的基本都是港式粤语,因为大家都是看tvb长大的,有时候你不那么说话,就变成老土了。

  要听广式粤语,我相信题主肯定在广州公交车上听过那些买菜的婆婆说话啊。平时可能没留意,当仔细听时就能感受到了。

  但是现在我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哪个字发音上是有区别的。顶多顶多想到一个,有些人会把「咁」的发音念得和「贡」有点像(闭音节)。听出港音和广音不同的人,确定你不是受播报风格、语气、词汇的影响?

  香港電視台播音沒有廣州電視台標準,會帶一點我們平時說話時的懶音,但是也基本標準。

  自認為老一輩的廣州人(特指舊廣州城內)懶音比較少。(當然還有基本已經消失的西關口音東山口音河南(海珠區)口音,雖然也在城牆邊緣)

  天河芳村那邊就更不用說了,在廣州城牆拆除前根本就是另一個鎮,說另一種話。

  懶音例如“五”很容易讀成“唔”(忽略音調)其實應該是“吳”(NG)的發音。

  大家無謂再拗了,我指廣州電視台嘅發音,係指被國語入侵前,即係大概廣州亞運之前。嗰陣時嘅主播個個字正腔圓,粵語俚語個個都不遜於香港明星。相反睇今日嘅主播,根本就係全部換曬。只怪當年廣州人太軟弱,江南西撐粵語曇花一現,使得廣州話今日落得如此田地。

  其實一句到尾,香港廣東話乃廣州廣州話嘅分支,要講真正正宗,無疑肯定係廣州。

  但今日當我地問起呢個電視台邊個講得準嘅問題,答案的確應該係香港。發生呢種情況,邊個係罪人?xxx ?其實係廣州人自己。

  廣州全國第一個建市,世界排名曾經第三「倫敦、北京、廣州」(資料來自維基百科),墮落至此,我霖廣州人要負起一部分責任。

  其實無論廣州人定香港人甚至全中國人,對自己文化嘅認同感通常都係好弱,唔好話傳承,連係自己都唔敢認同自己,兩下就比人冚低啦。

  好吧其实我个人也觉得港式偏软,广式偏硬。我在深圳出生长大,从小看TVB,实习也与香港有关,所以接触的多为港式粤语,后来父亲到广州工作,有时候转到珠江台等地方台,真心一听到主持的声音我就觉得明显不一样。

  广式粤语发音比较重,语速相对较为短促,语气也是比较干脆的,而港式粤语的一大特色就是句尾的语气词,将句子的节奏稍稍拉长,音韵起伏也比较自然,没有广式的生硬,听起来会给人一种软糯的感觉。

  可能因为题主是广州人,听习惯了广式粤语。由于语音的差别是要看整体使用人群的,上文的差别比较明显的体现在成年或年纪稍大的群体里。其实最明显的方法就是在广州地方台和TVB间切换,多听一下就能感受到区别啦。

  同学之间也有很多广东人,虽说绝大多数时间我和他们是用普通话交流,但是当他们与其他广东人相遇的时候的广东话,着实让我体味到一些差别。

  港式粤语在句子之间会用很多语气词,拖长声调,形成一种很特殊的说话语气,习惯了之后就知道TVB那种腔调不是没道理的,因为生活中港式粤语就像演戏的腔调一样。

  由于英治时间太久,英文作为官方语言早已深入人心,所以在香港日常生活中或工作交流中粤语和英语混搭的情况能达到99%。

  港式粤语:Vincent(假设小明的英文名是Vincent),呢个statement帮我同Finance嗰边check下,唔该。

  历史原因(你懂的),有些词语和用语方式不尽相同。当然由于现在信息交流达到爆炸的程度,大多数人都已混用。

  这里只是一些小例子。你是不是会发现其实右边的早已流行?所以现在在习惯用语上的差别已经很小了。就像我们也知道“爆棚”“顶你个肺”一样。

  最明显的应该就是eung这个发音。比如港式粤语的“张”(cheung)会发得很夸张,嘴巴像金鱼嘴一样。@邓紫棋

  相比香港粤语来讲,广州粤语的后鼻音特别重。当习惯TVB里的粤语再转回看珠江台时这个感受会特别明显。还有其他答案说的现在香港里年轻一代演员很多懒音,多是因为现在香港年轻演员都是“竹升仔”,懒音是好多“竹升仔”的通病。

  working on particle physics phenomenology & analysis

  所謂硬軟就是陰平的高降與高昇區別。其實廣州不是總說高降調,是同一個字在有些詞彙或不同字有時高降有時高昇,而香港現在是簡化成所有高昇。譬如說味道好酸是高降,做名詞譬如檸檬酸是高昇。“書”一般都高降。這個意義下甚至可以說再獨立出一個聲調,加上陰入分上下(比較像變調)廣州話甚至可以說有11個聲調。當然大部份字高降高昇都無意義差別。而香港老一輩(除了外地移民)也幾乎完全是廣州音,以前看粵語殘片就知道。

  我个人认为差异是由社会环境所致,影响了两地民众发音的谈吐习惯。广东人在长期推普环境下长大,自然说的粤语,在语调和词句运用上都受普通话影响甚大,感觉就是用说普通话的方式说粤语,倾向于放开来说话。而香港人则是受了英式社会环境的熏陶,说话口气更缓和,听起来更软,感觉宾宾有礼,更倾向于刻制地说。

  我以一个非学者的角度来说一下吧。这两者的确有不一样,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能说出这两种不同口音的粤语,虽然差别很小,但的确存在。hk的粤语发音相对更缓和,更轻,更悠扬,更多音节,给人的感觉很斯文,其发声更多通过头的前部分即有点鼻腔发力。而广州粤语则发音相对更重,更硬,这就是所谓“乡音”的感觉,发声比较少依靠鼻腔,主要为喉咙。我跟香港的一些朋友和客户交流时会有意识地改变自己地说话方式,而跟国内朋友聊时又会换回去。 当然,是否夹杂英文见仁见智,如果自己发音不地道或港式,那就千万别说了~其实大家能交流就行了,别人不会太在意的。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